Judicial 大法官解釋 | 最高法院民事判例 | 最高法院刑事判例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大法官解釋  最高法院民事判例  最高法院刑事判例  最高行政法院判例  地政法令  財稅法令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68年台上字第42號
案由摘要:
損害賠償
裁判日期:
民國 68 年 01 月 17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77 年民事部分)第 133、665 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判例全文彙編(66年∼68年)第 120∼124 頁 司法周刊 第 1102 期 1、2 版 司法院公報 第 44 卷 10 期 21∼26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87 年民事部分)第 141、729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92 年民事部分)第 135、136、701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民國 16-94 年民事部分)第 118、118、636 頁
相關法條:
民法 第 216 條  ( 18.11.22 ) 
民法 第 216、216-1 條  ( 19.12.26 ) 
保險法 第 53 條  ( 63.11.30 ) 
保險法 第 53 條  ( 81.04.20 ) 
要旨:
按保險制度,旨在保護被保險人,非為減輕損害事故加害人之責任。保險
給付請求權之發生,係以定有支付保險費之保險契約為基礎,與因侵權行
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並非出於同一原因。後者之損害賠償請求權,
殊不因受領前者之保險給付而喪失,兩者除有保險法第五十三條關於代位
行使之關係外,並不生損益相抵問題。

參考法條:民法 第 216、216-1 條 (88.04.21)
          保險法 第 53 條 (63.11.30)
 
上訴人            偉成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謝肇輝
    被上訴人          陳添登
                      陳劉來妹
                      陳月齡
    右一人法定代理人  陳朱阿玉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六十七年十月七日台灣高等法院
台中分院判決(六十六年度訴字第一四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上訴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被上訴人起訴主張,原審共同被告陳森永係上訴人公司僱用之司機,於六十五年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十一時許,駕駛上訴人公司小貨車,在雲林縣大埤鄉喬英紡織工廠
前公路上,與訴外人李應水駕駛之大卡車相撞,致坐在其駕駛室內之陳潤來(即被上
訴人陳添登、陳劉來妹之子,被上訴人陳月齡之父)撞成重傷不治死亡。上訴人與陳
森永自應賠償被上訴人扶養費,計陳添登新台幣(以下同)十八萬零九百四十六元,
陳劉來妹十八萬零九百四十四元,陳月齡十四萬八千一百十元,並應賠償慰藉金每人
三萬元等情,求為命上訴人與陳森永連帶賠償被上訴人陳添登二十一萬零九百四十六
元,被上訴人陳劉來妹二十一萬零九百四十四元,被上訴人陳月齡十七萬八千一百十
元,及自訴狀送達之翌日起各按法定利率計算之利息之判決。
上訴人則以本件車禍之發生,陳森永並無任何過失,上訴人公司對於陳森永之選任及
監督,已盡相當之注意,自不負賠償責任,且陳潤來死亡後,被上訴人已向勞工保險
局領取保險金,亦不得再請求賠償等詞,資為抗辯。
原審依審理之結果,以被上訴人主張陳森永駕駛上訴人公司小貨車,於上開時地與李
應水駕駛之大卡車相撞,致坐在其駕駛室內之陳潤來撞成重傷不治死亡等事實,有存
於刑事卷內之車禍現場圖及汽車肇事責任鑑定書可稽。刑事部分業以業務上過失致人
於死罪,判處陳森永徒刑確定在案,亦有卷附刑事判決足憑。上訴人辯稱,本件車禍
之發生,陳森永並無任何過失等語,要無可採。上訴人並不能證明對於陳森永之選任
及監督已盡相當之注意,其辯稱對於選任及監督陳森永已盡注意,不能負賠償責任一
節,亦不足採。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上訴人就被上訴人所受之損害自
應與陳森永負連帶賠償責任。惟扶養費部分按當年綜合所得稅受扶養親屬寬減額每人
每年一萬二千元計算,並依霍夫曼式計算法扣除中間利息,及扣除其他扶養義務人應
分擔部分後,計應賠償被上訴人陳添登二萬五千六百四十四元,被上訴人陳劉來妹二
萬八千四百零二元,被上訴人陳月齡八萬二千五百二十八元五角(計算方法如原判決
附表所載)。又慰藉金部分,被上訴人請求每人三萬元,尚嫌過高,爰斟酌雙方社會
地位及經濟狀況等,認以每人判償二萬元為相當。本件車禍發生後,駕駛大卡車之李
應水及其所屬公司,已賠償陳潤來之妻陳朱阿玉及被上訴人十萬元,業據李應水結證
在卷。此十萬元由陳朱阿玉及被上訴人等四人平分,每人各得二萬五千元,自應由上
開扶養費及慰藉金中扣除此項金額。依此計算,上訴人與陳森永計應連帶賠償被上訴
人陳添登二萬零六百四十四元,被上訴人陳劉來妹二萬三千四百零二元,被上訴人陳
月齡七萬七千五百二十八元五角,及自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各按法定利率計算之利
息,被上訴人超過此部分之請求,即難謂為正當云云。因而為被上訴人一部勝訴,一
部敗訴之判決,於法並無不合。復按保險制度,旨在保護被保險人,非求減輕損害事
故加害人之責任。保險給付請求權之發生,係以定有支付保險費之保險契約為基礎,
與因單純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並非出於同一原因。後者之損害賠償請求
權,殊不因受領前者之保險給付而喪失。兩者除有保險法第五十三條關於代位行使之
適用外,亦不生損益相抵問題。上訴人辯稱,陳潤來死亡後被上訴人已向勞工保險局
領取保險金,不得再請求賠償等語,原審不予採取,亦無不合。上訴論旨,仍執陳詞
,就其敗訴部分指摘原判決不當,聲明廢棄,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
項及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