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大法官解釋 | 最高法院民事判例 | 最高法院刑事判例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大法官解釋  最高法院民事判例  最高法院刑事判例  最高行政法院判例  地政法令  財稅法令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1年台非字第194號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71 年 12 月 3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下冊(民國 16-77 年刑事部分)第 917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下冊(民國 16-87 年刑事部分)第 995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下冊(民國 16-92 年刑事部分)第 884 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3 卷 4 期 717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民國 16-94 年刑事部分)第 790 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 第 379 條  ( 71.08.04 ) 
刑事訴訟法 第 379、380、394、445 條  ( 82.07.30 ) 
要旨:
關於犯罪時間、地點之認定,縱令與證據所顯示之情形不盡相符,惟如無
礙於特定犯罪事實之同一性,而與犯罪構成要件、刑罰加減免除等項不生
影響,則尚難認係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證據顯不相符,足以影響原判決
,而得據以為違法之指摘。
 
    上訴人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長
    被告   洪源通
右上訴人因被告盜匪案件,對於本院中華民國七十一年十一月四日第三審確定判決(
七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七○一○號),認為違法,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非常上訴意旨稱:「按刑事訴訟判決確定後,發現該案件認定犯罪事實與其所採用之
證據顯屬不符,自屬審判違背法令,得提起非常上訴,業經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
一四六號明白解釋。本件確定判決基於第二審法院判決認定被告洪源通於民國六十九
年十一月十七日與許萬金投宿於○○市○○區○○○路○○○○○○○○號房,於凌
晨五時許,意圖不法所有,藉口洗澡,喚女服務生姚李秀鳳送肥皂,於姚女入浴室時
,即合力擋住去路,扼住姚女頸部,恐嚇不得喊叫,否則即予殺害,由洪源通以手封
住其口,由許萬金以浴巾撕成布條,綑綁其手足及塞住其口,使其無法抗拒及喊救,
劫取鑽戒乙只及玉戒指乙只部分,因其他犯罪部分適用法則不當,本其職權,將原判
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予以改判,固非無見。惟查被告洪源通與許萬金投宿於世紀大
飯店,居住該飯店三○三號房間,不特已據被告洪源通於警察機關偵訊時陳述:「六
十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四時許,我與許萬金二人同到苓雅區四維二路世紀大飯店投宿三
樓三○三號房間,至五時許藉口叫服務生姚李秀鳳要二塊肥皂到浴室,當服務生到浴
室之際,我不讓他出去,用手封他的嘴,不讓他喊叫(中略)搶劫其鑽戒及玉戒各一
只」等語(見台灣南部地區警備司令部卷第五頁),且據被害人姚李秀鳳指證無異,
迨經台灣南部地區警備司令部軍事檢察官偵訊時,被害人姚李秀鳳、被告洪源通亦復
作如斯之陳述(見該部卷第七十頁第七十一頁第九十三頁),是被告犯罪地點,顯為
世紀大飯店三○三號房間,毫無可疑,乃第一審檢察官誤以三○二號房間為犯罪地點
,提起公訴,第一審及第二審法院均未注意,亦捨原始證據之犯罪地點為世紀大飯店
三○三號房間於不顧,一貫的錯誤之認定,原確定判決不為糾正,竟憑其誤認之犯罪
地點,以為科刑判決之論據,按之首開解釋,顯難謂無違誤,案經確定,爰依刑事訴
訟法第四百四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三條之規定提起非常上訴,以資糾正」云云。
本院按刑事判決確定後,發見該案件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之證據顯屬不符,自屬審
判違背法令,但此違法,如係就原確定判決所確認之事實,適用法律錯誤者,固得提
起非常上訴,否則如因審判違背法令致影響於事實之確定者,仍屬得否聲請再審之問
題,業經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著有第一四六號解釋文及理由書在案,又所謂審判違背法
令,通常係指原判決違背法令及訴訟程序違背法令而言,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一條
及第四百四十七條亦有明文規定。
本件原確定判決係謂被告洪源通於民國六十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凌晨五時許,與許萬金
投宿於○○市○○區○○○路○○○○○○○○號房間時,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
有,合力強脅女服務生姚李秀鳳,至使不能抗拒而劫取其鑽戒及玉戒指等財物得手,
因認應成立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之結夥搶劫罪,並與其他數次基礎罪名相同之犯
行,一併論處連續強劫而強姦罪刑,依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原無適用法律錯誤,即
所謂判決違背法令情形(包括實體法與程序法)之可言。至於非常上訴理由書雖指本
件犯罪地點,據被告及被害人在警局及軍事檢察官偵訊中,一致供認係在世紀大飯店
三○三號房間所為無訛。乃第一審法院檢察官誤以為三○二號房間為犯罪地點提起公
訴,第一二審法院均未注意,亦捨原始證據之世紀大飯店三○三房間號於不顧,一貫
的為錯誤之認定,原判決不為糾正,竟憑其誤認之犯罪地點三○二號房間,以為科刑
判決之論據,按之首開解釋,顯難謂無違誤云云。審核原判決固有於理由內採用被告
警訊供認三○三號房間及被害人警訊中之指證,而於事實欄則仍為犯罪地點世紀大飯
店三○二號房間之認定。但關於犯罪時間、地點之認定,縱令與證據所顯示之情形不
盡相符,惟如無礙於特定犯罪事實之同一性,而與犯罪構成要件刑罰加減免除等項不
生影響,則尚難認係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證據顯不相符,足以影響原判決,而得據
以為違法之指摘,以提起非常上訴。況徵之被告及被害人於警局初供雖認係在三○三
號房間犯罪,但於其後歷次審判中,均對於犯罪地點之為三○二號房間,迄不爭執,
則非常上訴理由書所指之審判違背法令,既已涉及三○三號三○二號房間究以何者為
是問題,仍屬實體事實之爭,非經調查,難以認定,而非常上訴審所得調查者,依刑
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第二項準用第三百九十四條之規定,限於不經言詞辯論之訴
訟事實而已。依照首開解釋,本件既屬因審判違背法令,致影響於事實之確定之情形
,自不得以之為非常上訴之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判決如主文。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