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大法官解釋 | 最高法院民事判例 | 最高法院刑事判例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大法官解釋  最高法院民事判例  最高法院刑事判例  最高行政法院判例  地政法令  財稅法令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63年台上字第2629號
案由摘要:
盜匪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63 年 08 月 20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下冊(民國 16-77 年刑事部分)第 440、454 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判例全文彙編(60年∼63年)第 557-564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下冊(民國 16-92 年刑事部分)第 433、434、1125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民國 16-94 年刑事部分)第 1170、1177 頁
相關法條: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 46.06.05 ) 
陸海空軍刑法 第 83、84 條  ( 26.07.02 ) 
要旨:
強劫而故意殺人,即學說上所謂結合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
款特就強劫而故意殺人之全部行為,設有處罰明文,而陸海空軍刑法第八
十三條或第八十四條,則僅就搶奪財物 (包括強盜罪在內) 或結夥搶劫行
為之一部為規定,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上訴人強劫而故意殺害被
害人,自應成立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強劫而故意殺人一罪。
原判決依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及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五十
五條,從一重之結夥搶劫罪處斷,適用法律不無錯誤。

參考法條:陸海空軍刑法 第 83、84 條 (26.07.19)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33.04.08)
 
    上訴人        台灣高等法院檢察官
    上訴人即被告  彭必成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盜匪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六十三年七月十五日第
二審判決(六十三年度上訴字第一一○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結夥搶劫罪刑部份撤銷。
彭必成強劫而故意殺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尖刀乙把沒收。
其他上訴駁回。
彭必成強劫而故意殺人,所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尖刀乙把沒收(即改判部份)與
其共同連續殺人,所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即駁回上訴部份),應執行死刑,褫奪
公權終身,尖刀乙把沒收。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即被告彭必成原習廚事,嗣學汽車駕駛,以小包車司機為業,
並在私立南山高工夜間部肄業,因計劃購買計程車自營,或購置貨車經營運輸蔬菜生
意,苦於家貧,收入有限,久未實現。六十二年八月間,與軍中好友查名杰相遇,以
查名杰家境富裕,遂與往來,並曾要求資助,祇因對方一再敷衍未果。六十三年四月
廿六日,彭必成再約查名杰於當晚十時卅分許在台北市實踐堂前見面,屆時,彭必成
偕同另一不詳姓名之人,攜帶塑膠袋一隻,內藏尖刀(彭必成所有)及卡賓槍刺刀各
一把,暨手套等物前往,查名杰於當晚十一時許,駕駛七○─三一八二五號雪佛蘭轎
車抵達。雙方晤面後,旋即同乘該車至○○市○○區○○路○○號查宅,登上二樓,
在查宅主人查綏之之臥室內交談。迨至翌日(廿七日)上午一時許,彭必成舊事重提
,又向查名杰借款,因遭拒絕,惱羞成怒,且知當時宅內除查名杰外,餘皆婦孺,遂
與該不詳姓名之人,分持尖刀及卡賓槍刺刀,脅迫查名杰開啟壁櫥,交付現款。彭必
成又因查名杰不肯交付,遂單獨起意,以尖刀刺殺查名杰。查以左手抵擋,致左腕部
受刀創一處。彭必成又隨即向查之左胸部刺一刀,深達胸腔,查名杰因流血過多,休
克死亡。此時二樓另一端臥室內之女傭趙陳玉珍聞聲叫問。彭必成及該不詳姓名之人
恐事敗露,竟另行共同起意殺人以滅口,分持尖刀及卡賓槍刺刀,連續對準趙陳玉珍
及正在腄覺之查宅女孩王筱芬(九歲)、嚴筱梅(十四歲)及男孩嚴興中(十六歲)
等之胸、背等要害部位刺殺,計趙陳玉珍右手臂二刀,右胸部一刀,喉管一刀,右腋
下方一刀,背部中央偏右一刀,右側背二刀,王筱芬胸部三刀,左手腕一刀,背部九
刀,嚴筱梅左腋窩下部一刀,深及肺部,嚴興中左胸第三及第四肋骨間二刀,深及肺
部。趙陳玉珍、王筱芬、嚴筱梅、嚴興中,亦均因流血過多,休克死亡。彭必成等於
殺人滅口後,在查名杰之房內及壁櫥中,取得現款新台幣十二萬零九百五十二元,港
幣五百元券九張,共四千五百元,日幣一萬元,黑牌威士忌酒二瓶,人參三支等物,
駕駛查名杰之七○─三一八二五號轎車,於凌晨三時左右,離開查宅,並將原車棄置
於台北市遠東戲院對面路上。嗣彭必成因六十三年五月二日凌晨被警傳訊,遂告知乃
妻林玲誼,查宅血案係其所為,並請乃父彭煙雲轉知乃妻林玲誼,將藏於家中之兇刀
二把丟棄,經乃妻先找出卡賓槍刺刀一把,丟棄於台北縣板橋市水湳子橋上流四百公
尺處之草叢中,旋又找出尖刀一把投丟於宅後水溝內。同日下午彭必成復將贓物現款
新台幣、港幣、日幣,及人參,攜至○○縣○○鄉○○路○○巷○號藏於乃父辦公室
抽屜內。翌(三)日晚,又因被警傳訊,乃畏罪留下遺書,用刀片割腕及喉自殺,經
警送醫急救,始告脫險,案經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官偵查起訴等情,係以彭必成對
於上開如何與查名杰相約,並乘坐查名杰駕駛之轎車,至查宅,在二樓查綏之之房間
內交談,如何以尖刀向查名杰胸部刺殺,又如何因查家女傭趙陳玉珍聞聲叫問,而再
持刀殺害趙陳玉珍及查家正在睡覺之小孩王筱芬、嚴筱梅、嚴興中等以滅口,然後取
得現款新台幣、港幣、日幣、威士忌酒、人參等物,使用查名杰之轎車,離開查宅,
並將原車棄置於台北市遠東戲院對面路上,嗣因警方傳訊,如何將情告知乃妻、乃父
,丟棄兇刀二把,又如何將贓物現款新台幣、日幣、港幣、人參,藏置於乃父辦公室
抽屜內各節,業據其先後於六十三年五月九日及十一日,當台北市警察局刑事警察大
隊人員以及第一審法院檢察官分別前往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第一○三○室訊問時
,供陳歷歷綦詳(見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處六十三年度偵字第一○二二○號案卷第
一卷第一○四頁至第一○九頁,又第六十頁至第六十九頁),核與乃父彭煙雲,乃妻
林玲誼所供相符。已故查名杰、趙陳玉珍、王筱芬、嚴筱梅、嚴興中等因胸、背、腋
窩等處被刺,均因流血過多,休克死亡,復經第一審法院檢察官督同法醫師驗明,有
驗斷書五份附卷可稽。行兇所用之尖刀及卡賓槍刺刀各一把,亦由警方會同乃父、乃
妻起獲扣案足憑,查獲之贓物現款新台幣十二萬零九百五十二元,港幣四千五百元,
日幣一萬元,人參三支,威士忌酒二瓶,並經警方發還查宅主人查綏之出據具領在卷
。雖彭必成對強劫殺人之動機及經過,未盡吐實,謂與查名杰係同性戀,當晚二人曾
有猥褻行為,祇因其當查名杰接聽香港長途電話時,擅自在酒櫥內取飲洋酒數口,竟
被斥責,著令離去,乃不甘受辱,而以尖刀刺殺查名杰,取走財物云云,並否認本案
尚有共犯。但查彭必成於羈押台灣台北地方法院看守所期間,曾與同房另案在押被告
王立(即曾金銅)交談,稱有共犯,並表示自己很義氣,一人承擔刑責等語,此為王
立所結證清楚(參看同上偵卷第一卷第一三六頁背面),六十三年六月七日檢察官訊
問證人(王立之筆錄)。即彭必成對此亦不否認(參看同上偵卷第一卷第一四一頁背
面、第一四二頁正面,六十三年六月十一日檢察官訊問彭必成之筆錄)。且根據警局
現場勘查報告書所載,查宅二樓走廊上遺留有血足跡兩種,一為穿襪足印,一為赤足
足印,彭必成自稱進入查宅後,僅穿襪子,則該赤足足印,當為另一人所遺留甚明。
再案發後,彭必成囑乃妻丟棄,而終被起獲扣案之兇刀,亦有二把,一為普通尖刀,
一為卡賓槍刺刀,其上均有血跡反應,又經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化驗屬實,函復
第一審法院檢察處在卷。足見本案除彭必成外,尚有不詳姓名之共犯一人。更參以彭
必成之妻林玲誼,女友王雪蘭僉稱,彭必成曾計劃購買計程車或貨車自營,王雪蘭並
謂,彭必成曾向之表示,有一在東海中學之朋友(按查名杰在東海中學掌管經費),
要借錢給伊各等語(見同上偵卷第一四七頁正面),以及上訴人對此亦不否認(見同
上偵卷第一四三頁正面)之情形,則彭必成當時在查宅,因舊事重提,又向查名杰借
款而被拒絕,遂與該不詳姓名之人共同強劫,事證明確。審判中彭必成又悉翻前供,
捏稱,查宅兇案係兩個蒙面人所為云云,砌詞諉卸,尤不足採。並以彭必成與該不詳
姓名之人在查宅向查名杰強劫,二人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係屬強劫之共同正
犯,固甚明顯,但彭必成於強劫當時,竟以尖刀將查名杰殺死,既難證明該不詳姓名
之人亦有犯意之聯絡,自應僅由彭單獨負殺人罪責,並對彭必成請傳證人江金枝等,
認為已無必要,詳予指駁,原非無見。彭必成之上訴意旨,仍執前詞,否認強劫殺人
,任意指摘原判決不當,亦非有理由。第查強劫而故意殺人,即學說上所謂結合犯,
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特就強劫而故意殺人之全部,設有處罰明文,而陸
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或第八十四條,則僅就搶奪財物(包括強盜罪在內)或結夥搶
劫設其一部規定,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彭必成強劫而故意殺害查名杰,自應
成立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強劫而故意殺人一罪。原判決此部份撤銷第一
審之判決,自為判決,依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及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
五十五條,從一重之結夥搶劫罪處斷,適用法律不無錯誤。檢察官提起第三審上訴,
執此指摘原判決不當,非無理由。惟此項違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
判,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此部份罪刑部份撤銷改判,仍處彭必成以死刑,褫奪公權
終身,扣案之尖刀一把,係供犯罪所用,且為彭必成所有,依法沒收。至原判決以彭
必成於殺害查名杰時,二樓另端臥室內之女傭趙陳玉珍聞聲叫問,彭必成等恐事敗露
,另行起意共同殺人以滅口,接連殺死趙陳玉珍、王筱芬、嚴筱梅、嚴興中等四人,
此部份應成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殺人罪之共同連續犯,因認第一審此部份依
刑法第廿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一項,並以該彭
必成等為滅口,而對孩童亦所難免,心狠手辣,無以復加,爰處彭必成以死刑,褫奪
公權終身,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彭必成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尚無違誤,此部
份檢察官及被告雙方提起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均非有理由,應予駁回。並就彭必
成強劫而故意殺人,所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尖刀一把沒收(即改判部份)與其共
同連續殺人所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即駁回上訴部份),定其應執行死刑,褫奪公
權終身,尖刀一把沒收。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
條第一款,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
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五十一條第一款,判決如主文。
 
回上一頁